在西欧吃大闸蟹 不一样感受

日期:2012-12-10 浏览:10658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夏末秋初,到西欧十一国旅游,历时半月,所到之处都是古典艺术与现代建筑相结合。郊外田园乡村,呈现在眼前的是碧水蓝天,到处可见苍郁的林木和青翠的草地,如诗如画。
 
       每日游览返城,最令人高兴的是晚餐到中餐馆去吃大闸蟹。西欧的物价昂贵,在英国一瓶矿泉水售价一英镑。我们在法国巴黎「老佛爷」百货商场七楼中餐馆用餐,每人吃一碟牛肉炒粉十一欧元,加上一瓶可乐两欧元,折合成百元人民币还吃不饱。更令人咋舌的是,在荷兰一家西餐馆吃一碟滑鸡香蕉饭,竟要二十五欧元。德国黑森林区滴滴湖出售的咸猪手,每只也要二十五欧元,而且游人还要争相抢购。走来走去,会算帐的中国人还是认为吃大闸蟹合算,每公斤售价为五至八欧元,不仅滋味鲜美,而且物有所值。因此,每天晚上不仅有亚洲游客,当地华裔的侨胞也到中餐馆品尝大闸蟹。
 
       欧洲人为什么不吃大闸蟹呢?据上海水产大学成永旭教授介绍说,「欧洲人对蟹的不感冒,一方面是饮食习惯所致,另一方面起于对蟹的不了解。西方人有一个误区,他们认为螃蟹是肺吸虫病的寄主,人吃了螃蟹后肺吸虫就会进入人体内,得肺病。事实上,肺吸虫的寄主是溪水蟹,主要是生活在长江一带的华溪蟹,除此以外,华溪蟹和大闸蟹的英文名称是一样的,这使大闸蟹一直蒙受不白之冤。」特别对毛茸茸,张牙舞爪,会刺人的大闸蟹感到可怕,就远而畏之。
 
       螃蟹这样鲜美有营养的物种,中国人懂得吃,首先要感谢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。  
 
       这小小的大闸蟹是如何远渡重洋「入侵」欧洲的呢?成永旭教授说:「目前学术界比较认可的说法是,在一百多年前清朝五口通商时期,长江口黄浦江一带的港口停泊着来自欧洲的商船,荷兰人的商船将中国的茶叶和瓷器运到欧洲。为了增加商船的稳定性,蓄水舱中都会灌满压舱水,这些压舱水都是直接从黄浦江中抽上来的。大闸蟹的卵和蟹苗就随着压舱水都到了欧洲,商船到达荷兰的港口后又排出压舱水。由于荷兰等地的水系在温度、盐度方面与中国长江水系很接近,大闸蟹也就在欧洲繁衍生息形成了种群。」
 
       据德国梅克伦堡当地渔民介绍,自从大闸蟹入侵,附近的淡水水产已经缩减大半,从原来的年产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吨降低到目前的六十吨。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称,仅在德国大闸蟹造成的损失高达八千万欧元。以前,德国渔民对付大闸蟹的繁衍,主要是把捕捞来的螃蟹用于制造肥料或动物饲料,或者简单地将它们大量杀死,但效果并不明显。同时,他们反对用化学药物杀死大闸蟹,因为这样可能杀死鳗鱼等鱼类。后来,当地渔民定期向爱好美食的中国、越南家庭,以及亚洲超市、餐馆出售大闸蟹,以吃蟹化灾,收到初步经济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文章来源:大公网  文/陈培栋
关键词: 外国大闸蟹 欧洲人为什么不吃大闸蟹 大闸蟹是如何入侵欧洲的

下一条:大闸蟹征服老外 美食不分国界

上一条:真实第25小时《蟹行天下之上海味道》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