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澄湖人士沈周最喜大闸蟹

日期:2017-06-02 浏览:13779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沈周  才子  阳澄湖人士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、文艺青年们都是非常有自尊,追求精神层面的纯洁,也就是所说的出世。就算皇帝要他们去当官,都会跑到河边赶紧洗洗耳朵,什么意思?说要我去当官,这话不要脏了我的耳朵,这便是“许由洗耳”。他们要是看到现在的国考大军,肯定都是表情不屑。明朝有位大才子,也是这般如此。尽管学富五车,但从未上过学,也没参加过科举考试。自愿归隐山林,乐享逍遥。他的画作《松窗高士》曾在2010年拍出1.523亿!此人不是别人,就是在阳澄湖畔长大的沈周。

        名气大了,自然就会有人找上门,推荐加入作协、画协、政协肯定少不了,沈周都以需要尽孝为由推辞。最后实在没办法,惹不起还躲不起吗?从城里搬了出来,到乡下隐居去了。沈周那时候名气有多大呢?有这么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 当时的苏州市长,姓曹,盖自建房,要搞装潢,就想找画工在墙上作画。这明摆着是情面活,出力没回报的。一些平日里看沈周不爽的别有用心群众,就把沈周推荐给那位曹市长。沈周的小伙伴们也都是明眼人,就劝沈周找找人、拖拖关系,不要去干了,这是有人在玩你呢。要么说文艺青年自尊心强呢,沈周说:我本就是画工,人家来找我画画,这是份内的事。如果因为这个去求人,那才丢脸。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小伙伴们也就没什么好说了。沈周童鞋认认真真的把活做完,但这事还没算完。

        这位曹市长有一次去中央做报告,遇到中央组织部的人。一听说这位市长是苏州来的,就问他:沈周先生最近好吗?曹市长被搞的一愣,心想沈周是哪位,怎么中央都有人认识?市长同志还算机灵,随口答了一句:还好还好。接着去拜会当时的国务总理李东阳,李总理就问这位市长:沈周先生托你带信来了吗?这时候曹市长彻底蒙圈了,沈周到底是个什么人物,怎么跟总理都是微信好友,还经常联系的?急忙回答到,有但还没到,网速有点慢。

        曹市长出了政府大院之后,赶紧去找自己的老乡、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吴宽,打听这位沈周到底是谁。吴宽就给曹市长描述了一下沈周的长相,市长同志听后急急忙忙往回赶去找沈周。回来之后,曹市长就到处打听,最后才知道就是为自己搞装潢的那个人。赶紧的登门道歉,最后还请客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《明史》里关于沈周的记载,从这件事里,可以看出沈周的朋友圈都是些什么人。国务总理李东阳,人称“伴食宰相”,3岁能写书法,5岁去给明景帝讲读《尚书》大义,7岁进入顺天府学读书,18岁中进士,成为国家储备干部,官至内阁首辅大臣,茶陵诗派核心人物,主持明朝文坛几十年。沈周老乡吴宽何许人?进入明朝后,苏州出去的第二位状元,官至礼部尚书。吴宽因为喜欢藏书,和沈周很有共同语言。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沈周书法作品《次韵吴宽东园玩菊诗》,就是沈周为了怀念吴宽所写。除了这两位,文渊阁大学士、户部尚书王鏊也是沈周和吴宽的好友。

        按理说,沈周的人脉这么牛,怎么也能混个一官半职的。沈周还就没这兴趣,一直以尽孝推辞,最后可好,老母亲活到99岁,沈周那时候也快80了,就算想当官也没人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 沈周作为明代最大、最重要的文人画流——吴门画派的开创者和领袖,其学生众多,说出一两位就能让小伙伴们惊呆,那就是唐伯虎和文徵明。唐伯虎就不用多说了,各种逸闻趣事如数家珍,简单说一下文徵明。写文章从师吴宽,就是上文说到的那位沈周好朋友,绘画就是学沈周。文徵明的岳父是谁呢?吴惟谦,也就是清代大文豪吴伟业的曾祖。文徵明的书画造诣极为全面,诗、文、书、画无一不精,人称是“四绝”的全才。

        沈周一生淡泊名利,所以关于他的各种名利事就不一一例举。说了这么多,最后还是要回归到主题上,那就是沈周与蟹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    这还用问吗?沈周就在阳澄湖边长大并生活,怎么能少的了大闸蟹的影子——“莫怪老夫出手狠,卸甲开膛膏腴凝,三两香醪难醉我,金秋食蟹正当令。”不仅爱吃蟹,天天与蟹打交道,沈周的蟹画也是一绝,《郭索图》《芦蟹图》都是其代表作。

       《郭索图》先用淡墨画蟹壳、蟹脚,焦墨画爪尖和蟹壳凹凸,浓墨渲染双螯,用笔老辣稳健。稻穗一根,用笔极随意,草草点染,率意而成。此谓石田戏墨之作,随物赋形,聊适闲居之兴耳。然其体物既真,又能自出新意,盖不特以形似求者也。其胜处在不求刻削而自有神采,固当远迈常流。《芦蟹图》绘芦苇一丛,肥蟹三只。其中两蟹张牙舞爪,互不示弱,而另一只则于芦苇丛中觅食。他用淡墨画蟹壳、蟹脚,焦墨画爪尖和蟹壳凸凹,将螃蟹横行霸道的神韵描绘得淋漓尽致,可谓画蟹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 要说沈周与蟹最直接的联系,下次吃蟹的时候,掀开蟹壳,发现里面有黑色的膜,就会明白了,这也有一个传说。

        据说,沈周用的墨水,是用糯米汁调制的,因而显得光洁可人,还有一阵异香扑鼻而来。也许正是这特别的墨香,在画家用湖水洗笔时流到湖里,引来了一群群大闸蟹。每当夜晚,沈周在灯下作画时,常常会有湖蟹悄悄地爬上画架,与他作伴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的阳澄湖大闸蟹仍然是看见了灯光便会爬过来,这是被沈周当年在湖边照着灯火画画,养成的习惯。吃蟹时翻开蟹壳看一看,可以发现每只螃蟹的囊中,都有一小摊黑黑的颜色,这正是沈周当年用的糯米墨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3-01-27-92-12427
 

关键词: 沈周 阳澄湖大闸蟹

下一条:林语堂所著《京华烟云》中描述的“姚府蟹宴”

上一条:徐渭蟹诗蟹画堪称一绝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