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武侠名家云中岳笔下的阳澄品蟹

日期:2017-10-25 浏览:1731

台湾武侠名家云中岳笔下的阳澄品蟹


         肉黄和一起就着佐料大吃,真称得上是“眉毛胡子一把抓”了,馋螃蟹馋成这个样子,小说家笔下真少见,但也不算仅见。台湾武侠名家云中岳笔下就有。

“他(姬玄华)却是一个俗人,要了三壶花雕,十只大肥蟹,一点也不像一个持蟹赏菊的文士,倒像一个酒徒老饕,喝酒吃蟹要紧,湖景菊花引不起他的兴趣,手抓口咬,吃相相当恶劣,与他穿的那一袭青衫毫不相衬。

邻桌就有六位斯文的食客,四男两女,一看便知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千金,两位淑女用银刀银箸银叉,细腻地剔取蟹肉,不是吃,而是品尝。

姬玄华在阳澄湖边的苏州惹上了魏忠贤的党羽,恰好赶上大闸蟹上市,不稍一笔吃螃蟹,就不用写小说了。由于随时会与魏阉手下大打出手,所以云中岳安排他“吃蟹”而不是“品蟹”。邻座用银制“蟹三件“耐心地解剖螃蟹,是文人雅士淑女的应有作风。说到解剖工具还有更专业复杂的,开句玩笑,将螃蟹大卸八十块也是可能的。记得上海朋友曾讲,当地的高品“蟹女”可以将一只闸蟹中的肉、黄吃净,而剩下的所有零皮碎屑则刚好填满那只剔净的蟹壳。更有一位美食家在书中说,他的一位父辈可以把螃蟹吃完,再拼成一个完整的带螯和脚的蟹,那可真是绝品“蟹男”了。

其实,文人雅士也有爱玩俗的。明朝著名文人张岱在他的《陶庵梦忆》中就仔细描写了他和哥们兄弟吃蟹的过程:一人六只,边煮边吃,还配上醉蟹、肥腊鸭……新米做的白米饭、鲜笋和现酿美酒,再用兰雪茶漱口,一个个都美出鼻涕泡了!笔者看到这段时被馋得两只眼也不花了,恨不得早生五百年,去凑这个蟹局。著名文人吃到这个份上,吃相想来不比“手抓口咬”的侠客姬玄华更优雅,但如此方显真性情,大约也够得上大俗即是大雅了吧!

关键词: 云中岳写蟹 五岳狂客品蟹

下一条:武侠小说中与蟹有关的武功招式

上一条:爱写醉蟹的萧逸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