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食家蔡澜的品蟹观

日期:2019-02-22 浏览:120
      美食家蔡澜的品蟹观

       如果说丰子恺的暮年是“终将茹素”,那么蔡澜的宣言可以说是“未能食素”。未能食素,和斋菜一点关系也没有。肉,代表着一种浓烈,代表着一种欲望,还想吃肉,便表明自己的欲望还是很重,不能达到彼岸的平静。蔡澜曾经对“未能食素”四字,作出这样的解释。 
 
       多亏了他的肉食动物本色——用他的话来说就是“动物性”,才能够让他不远万里不怕周折地吃遍全球,才能让阅读他的美食专栏的我们,打开了眼界、放飞了味蕾,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的诸多好味道、好去处。 
 
       蔡澜对螃蟹也绝对是真爱,他可以一边托住蟹的尊贵,一边享受它的美味。从做法上来说,他从清甜的蟹肉刺身,吃到了浓郁的咖喱椰浆蟹酱;从大小上来说,他从身长七八尺的长腿蟹,吃到了小如铜板的日本泽蟹;从水体上来说,他从阿拉斯加的深海蟹,吃到了在淡水中成长的大闸蟹;从距离上来说,他从澳大利亚的皇帝蟹,吃到了家门口的肥膏蟹。 吃遍了江河湖海,他自然有一整套料理螃蟹的心得。关于杀螃蟹,他会告诉你,劏螃蟹别残忍,用筷子在它的三、四对步足之间插进去,螃蟹穿心即死,毫无痛苦。关于炒螃蟹,他会告诉你,螃蟹斩件后千万别油炸,直接由生炒至熟,最入味。关于拿手菜,他坚信简单就是真理,蟹壳朝下置入镬中,撒大量粗盐盖住蟹身,焗熟即可。 
 
       读蔡澜关于螃蟹的文章,就像阅读简单易懂妙趣横生的教科书。但是对于蔡澜来说,哪怕吃遍全世界,最好吃的螃蟹,依然还是母亲做的醉蟹。斩两只膏蟹,浸一半酱油,一半盐水,加大量蒜头,早浸晚吃,简单易操作。对他来说,这就是最完美的蟹菜。 
 
       也许这当中并没有终极奥义通关秘籍,只不过像他所说的:“妈妈的菜最好吃。”童年时的味觉记忆,是永远也找不回来的美好,所以,它才是最好的。
关键词: 蔡澜 品蟹观 大闸蟹

下一条:元代大画家倪瓒的品蟹观:每次只煮两只大闸蟹

上一条:明代德化窑堆塑蟹荷水注鉴赏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