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写醉蟹的萧逸

日期:2017-10-25 浏览:1342

萧逸写蟹
萧逸


        唐人卢纯将其视为天下至美之味,李太白有“蟹螯即金液,糟丘是蓬莱。”之句,苏东坡有“不到庐山辜负目,不食螃蟹辜负腹”之感慨,黄庭坚有五言《食蟹》诗,曾几有七律《糟蟹》,陆游更有两句诗一直被今天的“蟹粉”们传诵:“蟹肥暂擘馋涎坠,酒绿初倾老眼明。”肥蟹加美酒,昏花老眼都没有了。糟蟹当初是进献隋炀帝的贡品,令他痴迷不已,唐宋之际则已成为民间美食,今日江浙一带的醉蟹应该与之同类。武侠小说中讲吃蟹的着实不少,但吃得真有滋味的可不多,做法也是或蒸或煮,只有一位台湾武侠小说作家,却单单对江南醉蟹情有独钟。


       萧逸本名萧敬人,他成名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,是第一个被大陆正规出版社引进的台湾武侠作家。他在《剑气红颜》(1976年)中描写了吃醉蟹的过程:

     “一字剑商和摇手道:‘我想龙姑娘定然早以浓酒,将它们灌得烂醉,只怕连爬都难得了。’

       ……它们是在绿色的酒液里旋回游泳着,可是看来行动是那么的迟缓,可能早已昏醉了。……睡莲龙十姑频频笑道:‘这飞蟹所食主在其黄,各位只须以口轻含其首,用力一吸,自觉其味无穷,此物美在新鲜,待其一死,味道就差远了!’说着她樱口轻开,已把尖形蟹含入口中,用力一吸,发出“吱吱”之声。

       各人自不多言,纷纷依法炮制,用力一吸,果然就觉得蟹黄入口芳香无与伦无,一时“吱吱”连声,响成了一片。”

       若非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,是写不到如此详细的。想当年陆放翁一边吃着糟蟹,一边感叹着“醉死糟丘终不悔,看来端的是无肠。”大约也就是这副心满意足的样儿吧!

       其实,早在萧逸出道不久,他就在《金剪铁旗》(1961-1963年)中详细地写过吃醉蟹,只是做法比较奇特。

       书中人把十二只大螃蟹放在浸了茴香与姜的绍兴酒中灌得酩酊大醉,然后被放在一个大瓷罐的隔层上。这个罐子下置有炭火,烧着开水(应该就是个类火锅)。螃蟹们在罐子里受热后需要四处爬动,于是抽起隔层与开水口间的隔网,结果它们就醉熏熏地自动爬过去,掉进罐内一侧的开水中。围观的武林食客一见螃蟹身变色,立刻捞起,“双手齐下,把那醉蟹撕碍一团糟,肉黄混淆,齐浸入佐料之内,就口大啖,连连叫好。”

       醉蟹通常都是生食,笔者当年在江苏、上海和浙江等地均吃过,入口舒爽鲜美,清滑透肠。不知道萧逸这款“请君入瓮”式的“开水汆醉蟹”做法从何而来?

关键词: 萧逸写蟹 萧逸醉蟹 萧逸

下一条:台湾武侠名家云中岳笔下的阳澄品蟹

上一条:蟹黄蟹膏蟹肉中到底有哪些营养价值

相关信息